张自忠之女忆父亲:每战之前必留下遗书 战后再撕毁

http://www.wldbs.com 发布时间:2017-02-24 01:52:52 来源:
张自忠之女忆父亲:每战之前必留下遗书 战后再撕毁

核心提示:父亲有个副官叫朱增源,朱副官讲,只要是一打仗出去,父亲就留下几封信,作战结束后就撕掉或烧掉了。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张廉云,原题:《抗战军人张自忠将军:每战必留遗书》

去年夏天,有同志告诉我,天津市和平区要组织一个活动,让我描述一下我父亲张自忠将军英勇抗击日寇的事迹。

谈起天津,我是很有感情的。1938年至1939年,我随母亲、哥嫂与叔叔一家在成都道住过一段时间,而特别让我难以忘怀的是,1937年9月上旬的一天晚上,父亲来到了我们居住的地方(当时住在现今和平区营口西道),他是在美国友人福开森先生和甘成恩先生的帮助下,由北平脱险到达了天津。这是我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

我父亲张自忠将军,字荩忱,1891年生于山东临清。

1911年,父亲就读于天津的法政专门学校。他曾回忆:“辛亥革命后,我在天津肄习法政,当时国际帝国主义侵华日亟,我在那时就加入了同盟会。自己觉得,要想革命救国,还是到军队里去。”

1914年,父亲先到辽宁新民屯投军。1917年,父亲加入了冯玉祥先生的第十六混成旅,从小队长做起,历任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在冯先生所部西北军中,父亲的练兵工作是颇有些名气的。1930年中原大战西北军战败,父亲所部第六师编入二十九军,军长是宋哲元将军,父亲任三十八师师长。

1933年3月,长城抗战开始,宋军长率领二十九军开赴冀东遵化一线。父亲与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大叔,在遵化三屯营合组一个指挥所,共同指挥第一线的作战部队,在长城一线顽强抵御日军的进攻,历时两个月,取得了重大胜利。

“七七”事变后,父亲负责与日军交涉。当时日寇活动猖獗,国人多盼二十九军与日军决一死战,因此与日军交涉确实不是个好差事。对此冯治安大叔当时就讲:“我仍主与日方拼命一干,张自忠与我之态度均一致,因留他与日方谈判,故他之态度应表示缓和,汉奸及日方现均利用此点,作挑拨离间宣传伎俩,殊堪痛恨。”

7月28日中午,二十九军在南苑作战失利,宋军长、秦德纯副军长、冯大叔、我父亲等举行紧急会议,决定宋军长率二十九军主力撤出北平,而留下我父亲率两个旅(二十七旅和三十九旅),在北平城维持局面。父亲奉命留守,他仅允诺维持十天。8月5日他就辞职了。8月8日日军进入北平城内,日军司令下令逮捕我父亲。这时父亲先藏匿于德国医院,继而躲入福开森先生家中,9月上旬脱险到了天津,然后赶赴南京。

1938年2月,父亲率领五十九军奔赴抗日战场,这是父亲亲手训练出来的劲旅,在其后的两年内,连续转战皖鲁苏豫鄂五省,一直在努力地与日军作战。父亲所部的抗战足迹归纳起来:

“一战淝水”,1938年2月,日军一部强渡淮河后北犯,五十九军奉命南下,与日军激战一周,将其击退至淮河以南。

“再战临沂”,1938年3月中旬,五十九军向南犯的日军第五师团坂本支队发动攻击,将其击退,此役称为临沂大捷。后五十九军顽强抗击了日军精锐二十余日,有力地策应了我军在台儿庄方向的作战。

“三战徐州”,1938年4月下旬至5月下旬,五十九军先在郯城邳县地区作战,然后断后自徐州撤退至亳县。

“四守潢川”,1938年9月,奉命守备潢川十日,然后守备新县光山罗山,10月24日,奉命转移鄂东。

“五保京钟”,1939年1月至3月,守备京山半个月,然后在京钟路作战。

“六战随枣”,1939年5月,父亲率兵两团渡过襄河,切断日军后方交通线,粉碎了日军渡河西犯之企图。

“七攻襄东”,1939年12月,率部参加冬季攻势。

“殉国长山”,1940年5月,父亲率兵三团东渡襄河与日军作战。5月16日下午,父亲在湖北宜城十里长山,身中七弹,力战殉国,此役殉难者还有高级参谋张敬、团长洪进田以及特务营官兵五百余人。

根据档案材料,1938年2月至1940年5月期间内,五十九军阵亡9695人,负伤23588人,由此可见父亲所部作战是多么的惨烈。

每战必留遗书。父亲有个副官叫朱增源,朱副官讲,只要是一打仗出去,父亲就留下几封信,作战结束后就撕掉或烧掉了。

以必死取胜。父亲数次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当时有部下劝他不要这样做,父亲回答道:“因为时间和环境的关系,现在我们干部的能力和士兵的训练,都远不如从前了。唯有高级军官以必死的决心,在最危险的时间、最危险的地方支持着才能鼓舞士气,获得胜利的结果。再说我们物质方面没法和敌人比,他们是以现代化的武器作战,我们除了以必死的决心去抵御,还有什么取巧的办法可以战胜他们呢?”

1939年夏,父亲对记者说:“我每次作战,都以‘必死’自誓,同时亦以此告诫部下,以往诸战役,如:临沂之攻击、潢川之防御、京钟路之会战以及敌人所谓‘五月攻势’等大小数十战,莫不赖此而转危为安。”

在率部努力作战的同时,父亲也憧憬着未来。他常说:“抗战胜利之后,我就摆脱了一切,徜徉于山水之间,把中国跑遍了,然后再去环游世界一次。”

1940年5月,父亲留下了四封遗书,今日再读,仍不免让人热泪盈眶。

我想,面对外侮入侵,作为军人力战而死,是死得其所。父亲是为国战死的,他是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一百五十万中国军人中的一员。

现今,我们缅怀这些为国捐躯的抗战军人,弘扬爱国精神,就是要为早日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网友热评
郑重声明: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网络导报》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对文章中所引用的一些数据、图片来源,我们不保证其是否有针对或攻击性,如果您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统计 中国网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