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网络行情 >

WeWork之后软银的启动簿记受到了审查

2018年初,中国人工智能初创公司SenseTime Group Ltd.的创始人飞往东京,与亿万富翁投资者孙正义(Masayoshi Son)见面。当他们进入办公室时,首席执行官徐立希望说服软银集团的负责人向这家成立三年的初创企业投资2亿美元。

在演讲的三分之一之际,孙正义打断了他的想法,表示他想投入10亿美元。几分钟后,孙正义建议筹集20亿美元。在谈到众多的SoftBank经理时,Son表示这是他一直在寻找的AI公司。一位房间内的人说:``你为什么现在只告诉我关于它们的信息?''

最终,软银投资了12亿美元,帮助SenseTime转型为全球最有价值的AI初创公司。这家年轻的公司今年的估值达到75亿美元。

在62岁的Son提升了办公室共享初创公司WeWork的股权之后,这种投资模式现在遭到抨击,只是因为投资者对巨大的亏损和难以解决的治理退缩了才看到它暴跌。实际上,根据彭博社的计算,软银已经与其他投资者一起参与了数十次筹款活动,这些活动使私营公司的总价值增加了​​超过1500亿美元。在其交易中,有全球排名前两位的初创公司-ByteDance Inc.的估值为750亿美元,Didi Chuxing Inc.的估值约为560亿美元。在某些情况下,软银参与了多轮融资,这有助于提高估值,从而为Son的公司带来了账面利润。

WeWork惨败提出了有关此类数字的问题。在软银的投资下,这家共同工作的初创公司今年的估值达到470亿美元,随后在孙正义(Son)的纾困下暴跌至78亿美元。WeWork正在削减工作并缩减运营规模。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阿斯瓦斯·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表示:``WeWork不仅是一个错误,而且还表明整个模型存在缺陷。''他撰写了四本关于企业估值的书。``如果您严重地破坏了估值,那么您投资组合中的所有其他公司呢?''

软银表示,WeWork是一个例外,而不是更广泛问题的征兆,并且它已经从经验中学到了。

自2016年推出其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以来,孙正义已成为全球最活跃的科技投资者,向80多家公司注资。根据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说法,这帮助创造了独角兽的丰收,有300多家初创公司的价格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

“我的大脑和心脏,几乎所有关于我自己的东西都集中在视觉基金上”

人们还不太了解孙正义必须保持估值上升的动机。当软银购买一家初创公司的股票,然后以更高的估值再次投资时,孙正义说他已经获利。根据会计准则,这是合法的,但软银没有收到任何款项。唯一的变化是,软银通过提高初创公司的价值,将其原始股权的价值从10亿美元提高到20亿美元。在软银的损益表和收益计算中,额外的10亿美元中至少有一部分可以算作利润。

总部设在洛杉矶的私募股权基金Patriarch Organization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希弗(Eric Sc​​hiffer)表示:``他们提高了估值,以获得更高的回报,对投资者而言看起来不错。''``这种筹款手段本质上是独角兽色情片。''

软银表示,其会计符合所有标准,并与广泛接受的惯例保持一致。至于初创公司的估值,它表示并不会自行确定,而是向红杉资本和淡马锡控股等有经验的公司投资。Vision Fund的管理机构SB Investment Advisers首席财务官Navneet Govil在声明中说:“我们的估值已得到120多位与我们并肩投资的资深投资者的验证。”

软银表示,它有一套严格的内部估值程序,只有在考虑到未来的现金流量,公开市场的代理以及私有市场的融资价格后,才计入任何估值增长的利润。软银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员会核实这些计算结果,愿景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也拥有自己的审计师,其中包括Duff&Phelps和Ernst&Young的员工,他们将审核最终数据。戈维尔说:``我们的估值过程很稳健,并由独立审计师每季度审核一次。''“我们相信我们的表现强劲。在短短两年半的时间里,愿景基金1已经进行了7次IPO,实现了47亿美元的已实现收益,114亿美元的累计投资收益,并向我们的有限合伙人返还了99亿美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