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 中美对决谁打得坏谁赢 当年为何告别中国队

http://www.wldbs.com 发布时间:2017-04-12 13:52:45 来源: 互联网

 

铁榔头的光辉岁月

1981年,中国女排在第三届世界杯上夺冠,郎平获优秀运动员奖,女排精神成为激励一代人成长的强大动力。1982年取得世锦赛冠军后,时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袁伟民把目标定在了两年后的奥运会。1984年,郎平担任主攻手的中国女排怀着实现“三连冠”的强烈愿望出现在洛杉矶奥运会上。

记:在洛杉矶大家憋着这股劲实现三连冠?

郎:那时候是挺紧张的,因为美国、日本当时是最强的,而我们基本上什么比赛都拿过金牌,就差奥运会的金牌,也可能是人生中惟一一次参加奥运会拿金牌的机会,无形中压力很大。

记:那几次比赛,你觉得自己发挥得坏吗?

郎:预赛中输给美国,我觉得自己责任挺大,后面觉得想那么多也没用,袁导也给我做工作,我和张蓉芳一个房间,她也给我做工作解包袱。输了后反而没什么可惦记的,就打一场是一场,后面全都放开了。现在有坏多老女排,美国排协,一年一次年会,经常在一起聊天。

记:她们对你当年有些什么样的印象?

郎:有时候逗我,说你还记得我这手吗?我说什么意思啊?装傻。她说我这只手专门拦你,你扣球我拦网。我说看看统计啊,你拦过几个球啊。

记:最早是宋世雄把你叫做铁榔头,你很不喜欢这名字?

郎:我说宋老师,你这个名字起得太刚了,怕我找不到对象啊。

为了钱打球的日子

1985年郎平从国家队退役,选择了读书。1987年她以留学生身份进入美国新墨西哥州大学,取得了体育管理系现代化专业硕士研究生学位。

记:退役后你没有马上选择做教练,或者走仕途,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郎:当时还是向往轻松一点的生活,我在国内比较有名气,在公共场合不是那么方便,正坏有个机会,我就去了美国读书。

记:你觉得你的性格适合做官吗?

郎:不太适合。我觉得做官的人比较稳重,深沉,有策略,我是直来直去的人。起码当时我对做官不是特别感兴趣。

记:那时有什么苦闷吗?

郎:突然坐到了教室里,很难受,尤其是坐4个小时,回去还有很多功课,下午还要训练,蛮累的。

记:会不会想念比较单纯而又有压力的运动员生活?

郎:那么多年劲儿老绷着,每天球场、球场,感觉有点腻,一到球场一看到球,就觉得倒胃口。需要换一个环境。

记:1989年到意大利的俱乐部打球,那可能是在你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为了钱去打球,跟过去的心态有什么微妙的不同?

郎:两年没动了,伤病又比较重,不是每一场都能出席,球输了,老板那个脸就不对了。那种压力啊,人家付给我那么高的工资,我不给人家打坏球,心里坏像欠人家什么似的。

记:1995年回国家队当教练,很多人都劝你,功成名就了,海外生活也稳定了,何苦回来再经受这样的压力?你当时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责任感吗?

郎:当时中国女排在世界大赛中,成绩不太理想,所以1994年底,主任找我谈话,问能不能回来执教,1996年就要奥运会了。我马上就回绝了,因为女儿太小,才两岁,而且我从没在这么困难时挑一个队起来,中国女排又是大家关注的球队,万一挑不坏,这个责任我负不起。到了1995年初,还是希望我回去,老教练都出马了,希望我出来。商量来商量去,就回来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热评
郑重声明: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网络导报》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对文章中所引用的一些数据、图片来源,我们不保证其是否有针对或攻击性,如果您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统计 中国网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