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里该怎么解释?10件在科学证明前深信不疑的事

http://www.wldbs.com 发布时间:2017-03-26 11:15:25 来源:

  如果我们谈及科学在发展进程中那些令人困惑尴尬的时刻,那么关于“科学如何一步步被应用于逻辑学和演绎法,在这些方法成熟之后又得出归纳法”的这些科学讲座可能会让你感到无聊至极。当然,科学家们也会对科学发展初期发生的那些令人尴尬、令人迷惑的事情轻描淡写。今天游侠小编就带大家去看看10件在科学方法证明之前我们深信不疑的事。

  10.体液学说

  如果没有适当的研究方法,只是一味推测,那么你可能会被引入死胡同,那么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连“西方医学之父”也会提出一些平庸、错误的想法。比如,希波克拉底寻找所谓“超自然疾病”的自然原因时,发现其中一种癫痫病被叫作“神圣疾病”,它被视为上帝或恶魔存在于世间的证据。同时,他率先提出了关于人体体液的错误理论体液学说,它认为体液可以决定人类健康,外貌和社会地位。他的医疗实践以“体液平衡”为基础,将人的气质分为粘液质、胆固醇和抑郁质,且四种体液受不同的器官调节。这种说法一直持续到了17世纪中期。其典故还一直包含于一些单词中,例如 “sanguine”。

  医生们曾尝试通过研究饮食、运动和人体排泄来调节体液平衡。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得很好。但问题是,他们将每一种病痛的诱因都归咎于这四种体液在人体内的分布。几个世纪以来,那痛苦和致命的疾病骚乱的根源一直为人们所忽视。事实上,人们并没有完全抛弃这一错误的体液学说,科学家们逐渐的将人的体液与人体特质、地球元素,季节和生活阶段联系在一起。同样的想法也存在于现在印度的阿育吠陀和中国传统医药学中。

  9.环绕地球的宇宙“球层”

  古希腊天文学家从天体运动的转向、急变和倾斜中得出一些新的解释,其中一些解释甚至已经非常接近事实。在他们之前的苏美尔人——阿那克西美尼,他在公元六世纪观测到一些行星独自 “漫步”穿过恒星的现象。但是他也认为行星被包围在一个刚性、永恒的领域里,他说行星是围绕地球旋转的,这个想法与地心说类似,一直盛行于天文界。直到埃德蒙多·哈雷于1718 年观察到了行星围绕行星旋转的现象。

  在进一步观察模型之后,古希腊的天文学家不断地在地球外面加上一些球层。他们认为星星和行星都是附在地球外面的球层上的,甚至否定了之前的“日月自由浮动模型”,并认为它们也是依附于球层表面的。有些人认为,星星、太阳和月亮只是巨大宇宙里的一些漏洞,而这些漏洞里可以释放一些光线,所以人们眼中的它们都是发光发亮的。而当这些漏洞受阻时,它们便产生了月相,日食和月食。

  这种由欧多克索斯发明的、含有复杂系统的地心模型,一边让人们赞叹不已,一边却又是荒谬不已。在公元四世纪,这个理论发展到巅峰状态,成为广为流传的观点。这个模型包含着的 27套镶嵌着所有恒星的天球球层,认为每个球层都围绕它自己的轴旋转,球层套球层,球层运动影响着其他天体的运行。欧多克索斯本想补充更多更复杂的球层,但奥卡姆的威廉用他的“剃刀理论”适时阻止了这个错误理论的继续发展。

  8.中心大火,假想“反地球”以及本轮

  早在哥伦布和麦哲伦航行前两千年,那些早期的古希腊人就相信地球是圆的,还有一些人反对地心说——他们从不按常人思维来思考。

  毕达哥拉斯学派,是一个半神秘组织,由著名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在公元前六世纪创立。基于种种原因,该学派认为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毕达哥拉斯学派认为,地球围绕“中心大火”旋转,而太阳,月亮,恒星,行星和假想的“反地球”则也是如此,围绕地球旋转。在当时,把地球看作“运动的物体”代表着人们思想的根本性转变,但后来毕达哥拉斯避开了那些无关紧要的理论,拾起那些遗弃的部分,他认为各个星球保持着和谐的距离,沿着各自的轨道,以严格固定的速度运行,产生各种和谐的音调和旋律:天体音乐。

  总之,从相反的观察角度去尝试“挽救”地心说,也还是非常古怪和复杂。水星和金星的运行轨道与太阳的运行轨道有相交的地方,可能是它们的运行轨道向内移动了,或者说,它们是围绕着太阳进行运动的。公元前二世纪,克罗狄斯·托勒密解释了“逆行”,他认为,行星明显的后移和循环运动是由它们各自不同的轨道速度造成的,他把行星绕地球的那个圆周命名为“均轮”,而称每个小圆周为本轮。这种“亚里士多德-托勒密”宇宙论是当时的主流理论,直到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以及伽利略证明了日心说的正确性,这种理论才被摒弃。

  7.所有的物质都是由水或空气组成吗?

  早期的希腊哲学家认为,所有的物体都是由单一的物质组成的,尽管他们在“是什么物质”这一问题上并未达成一致。天文学家和几何学家泰勒斯认为,这种物质就是水;阿那克西米尼则认为是空气。这些结论并非毫无依据,而是他们观察不同物态变化的结果得出的。例如,阿那克西米尼观察到空气遇冷后变成雾和雨,变得可见和密集,由此他假定它会进一步凝结成土和石。后来,柏拉图提出了四大要素:土、气、火和水。亚里士多德增加了第五种要素——醚,用于描述天体的构成物质。通过混合和匹配这些元素,他们就可以解释很多现象了,比如为什么木头是固体,并且能漂浮在水上还能燃烧。

  其本质的思想——即如公元前440年,德谟克利特所说,所有的物质都是由极小的物体组成的——这个理论离真理更近了一步。但真正对“原子理论”有用的证据是在很久之后,也就是在罗伯特·波义耳1662的空气压力和真空的实验中才被提出的。而公认的原子论则是在一个半世纪之后,也就是1803年,由英国化学家约翰·道尔顿提出的。

  6.自然发生说(无生源论)

  生命起源何方?生命如何起源?蛆如何仅生于腐尸与海底牡蛎?古希腊自热哲学家认为万物皆有本,给予适当条件,本物可孕育生命。类似的还有古代中国“腐草化萤”之说。

  自然发生说引发了些有趣的实验和荒唐的发现,也在18世纪遭到伏尔泰及同期学者尖刻批评。可在17世纪初期,科学就已然“开启”了自己的时代。那时,比利时弗兰芒的外科医生——扬·巴普蒂斯塔·范·海,他就发现,脏衬衫置于装满麦穗的容器会生鼠,长满罗勒的砖模具内可生蝎。目前,人们也尚未弄清楚“用欧鼠尾草种子和乳清蛋白制成的坚定宝果汁能否产活仓鼠”。

  探索真理之路上,科学界曾在两种针锋相对的学说里绕弯子。一是预成说理论者提出的,他们认为胚胎早已分别存在及发育形成于卵子与精子中,就像无数个娃娃依次套叠似的,那么便可追溯至亚当夏娃初被上帝创造之时;而另一后成说者认为生命源于其他物质而非物质潜在动因。产生的这些争论虽是可笑的谬误,但后来人们为了推翻自然生成说而付出的努力最终促进了科学严谨性的提高和实验设计方法的优化,并使得人们得出正确的实验结果。

  5.瘴气致病说

  如前例所述,即使新的科学方法出现了,新理论也需冲破权威和传统的束缚, 尤其是在旧理论仍然盛行的时候。

  例如,瘴气致病说。“污气致人生病”的理论最早可追溯到古希腊希波克拉底时代,该理论认为动植物呼出的有害之气以及随风散播的腐烂物之恶气污染了空气。在当时,这一说法引发了一场住房与卫生的健康改革,进而成功减少了瘴气致病的病例。因此,在维多利时期,这一学说能在臭气弥漫,人口拥挤的伦敦风靡一时也便不足为奇了。但是,这也掩盖了真正的罪魁祸首——细菌,最终导致了许多不必要的死亡。

  有点讽刺的是,一位瘴气致病说的头号拥蹙者居然推翻了这一学说,这或多或少跟当时的霍乱有关。一位流行病学与健康统计学领域的先锋人物——威廉·法尔提供了一组1854年伦敦霍乱爆发时期至关重要的分类数据。约翰·斯诺利用这组数据查得霍乱这一水体传染病的病因是百老汇大街水泵里那受到细菌污染的水。如伊格奈兹·赛麦尔维斯和约瑟芬· 李斯特等先锋者,他的研究成果日后帮助路易斯· 巴斯德和罗伯特· 科赫建立了致病菌学说。时至今日,这一事例仍证明了科学具有宝贵的“自我纠正”能力。

  4.母性印记

  显然,药物研究正逐渐成为一个备受重视且严谨缜密的研究领域。这里就有一个典型的案例:1726年9月,英国妇女玛丽·托夫特成功地说服了至少十几个医生判定她能“屡次生下死兔”的事实。这让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来进行深入思考。

  尽管很多领域已经建立了完善的科学方法,但医药领域中依然存在着一些未形成的想法,混杂着庸医的骗术和名不见经传的小理论。新兴的遗传领域仍旧认可“母性印记”,这是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观念,该观念认为孕妇的所见所感会影响她未出生的孩子。一家报社报道了一个不寻常的“说法”——人们可以清晰地从襁褓中孩儿的右眼里看到孩子生父的名字。

  某咨询专家为其辩解道:“可怜的玛丽·托夫特经历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与兔子的邂逅,这使她变成了生产兔子的机器。”显然,这是无稽之谈。

  玛丽的谎言持续了数月,她成为了一个全国闻名的人。她愚弄了很多的医生,甚至引起了国王乔治一世的关注。一些专家,比如德国外科医生西里亚库斯·阿勒斯,他提供了使玛丽名声败坏的科学依据,揭穿了这个骗局。他指出那些她“分娩”出的新生死兔肺部有空气,而且粪便中有稻草,牧草和谷物。直到有人看到她婆婆买了一些小兔子,这个骗局才逐渐显露端倪。伦敦某医生要为玛丽进行全面的子宫外科解剖手术,在痛苦的手术威胁下,玛丽才坦白交代。

  3.血液终将耗尽

  十八世纪的生理学已如此混乱,那么你就可以想象药物的出现究竟有多早。一方面,早在公元300年,解剖方法的出现大大推动了解剖学和生理学的发展。另一方面,每一个正确的结论似乎都有着相应的迷信和社会偏见与之抗衡。古希腊医生普拉克撒哥拉将静脉区分于动脉,他认为动脉中携带有空气。

  公元二世纪,盖伦秉承了这一理论,并补充了“血液产生于肝脏”,他赋予血液“自然精气”之名,认为“自然精气”围绕在身体的静脉中,但供血量远小于耗血量。一旦血液流经肺部,吸纳了“灵气”,就会被器官所消耗,正如磁石吸铁一样。按照他的理论,血还能通过中空的神经到达大脑,并在此吸收 “生物精元”。

  这些观点一直被人们信奉着,直到1628年威廉·哈维发表了颠覆性的《心血运动论》。还有其他一些人,如逝于1288年的阿拉伯学者伊本的纳福,他早期曾多次创作一些修正普拉克撒哥拉理论的著作,但西方社会却仍旧无动于衷。还有另一个前辈,他是西班牙医生米格尔·塞尔维特。他于十六世纪正确解释了血液循环,但他的发现却被宗教教条所束缚,而他自己最终也葬身于火焰中。

新浪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热评
郑重声明: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网络导报》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对文章中所引用的一些数据、图片来源,我们不保证其是否有针对或攻击性,如果您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统计 中国网络新闻网